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168开奖现场 > 正文

央行重启全面降准,打出稳经济“第一拳”
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浏览次数:

  个别情形下,货泉政策是宏观经济的一面镜子。货币政策如何作为,反映了宏观经济的基本面,也折射出下一步宏观政策的主要目标。

  二是对2019年经济政策的总方向,会议提出要“统筹推进稳增长、促改革、调结构、惠民生、防风险工作,保持经济运行在公平区间,进一步稳就业、稳金融、稳外贸、稳外资、稳投资、稳预期,提振市场信心”。对“稳增长、促改革、调构造、惠民生、防风险”的排序也好,“六稳”也好,切实都表明,今年中国经济的最重要目标就是牢固经济,稳固预期。包含货币政策在内的所有宏观政策都必须紧紧围绕这个目标;

  央行此次降准是在预见之内——在此之前,无论是中国经济的一些主要指标,特别是12月份官方的PMI跌破了荣枯线,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2019年宏观政策大的方向性的决定都预示着,货币政策将为稳定经济整体预期发挥踊跃作用。

  而且,从目前的指标看,通胀不会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,房价在经历连续三年的反弹后,上涨的能源也基础衰竭,特殊是在居民杠杆已经高企,购买力大幅度下滑的情况下,房价在2019年报复性反弹的概率并不高。

  同时,这次降准又大大超越了外界预期:一是降准的时间决定在2019年开年第一周;二是降准的力度是1%,从前一般是下调0.5%;三是这次降准分两次操作,1月15日下调0.5%,1月25日再次下调0.5%,一个月内两次降准,这在以往比较常见。

  当下最最重要的问题是通过强有力的政策,向外界表明中国稳经济的信念。在实体经济疲弱的情况下,释放流动性会导致资金流向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,但也绝不能投鼠忌器。任何政策都有负面效应,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完美的政策。

  当然,还需要超乎外界预期的实质性的改革举措。我一再预判,外界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预判太过于达观了,因为就稳经济而言,中国的政策工具包里并不缺少政策组合拳。(马光远)

  2019年,中国经济最大的政策目的是什么?是通胀?是系统性危险,还是经济增加?这些问题,在去年年底的中心经济工作会议上,已经清楚给出了答案。

  三是货币政策的具体描述上,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对于货币政策的描写明显不同于2017年。2018年的货币政策更加强调“松紧适度”“坚持流动性公道充裕”,再不强调“管住货币的总闸门”这些明显偏紧的用语。这象征着2019年慎重货币政策的大方向是“稳中偏松”;

  经综合测算,本次降准总共释放资金1.5万亿元,净开释资金8000亿。与此同时,央行仍然强调,此次降准“仍属于定向调控,并非大水漫灌,稳重的货币政策取向不改变。”

  最后,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再强调“逆周期操作”,这强烈预示着,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的力度将会超过外界的预期。

  央行全面降准超出外界预期

  货币政策偏松,会不会导致通胀跟房价再次报复性反弹?会不会导致资本流出跟公民币贬值?对这些问题,我完全同意经济学家余永定的观点。那就是,在当前情况下,中国经济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,经济体制改造、经济结构调解、金融危险的防范,包括房地产泡沫、企业杠杆率过高、影子银行风险、地方融资平台违约,但最迫在眉睫的问题是经济增速的过快下滑。

  稳经济而言,中国的政策工具包里并不缺乏政策组合拳,而全面降准显然是其中的重要一拳。

  中国经济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强心剂。当然,就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衅和庞杂性而论,仅仅靠货币政策是难以完整扭转预期的,咱们还需要投资政策,特别是基建投资强力跟进,需要财政政策更加踊跃,需要让大家都感想到“大范畴减税”,须要刺激破费的详细办法。

  对于稳经济,中国并不缺政策组合拳

  其一,核心经济工作会议对今年经济局面的基本断定是“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外部环境复杂严厉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”,提出“要增强忧患意识,抓住主要抵牾,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。”由此可能判断,2019年中国经济的主要抵触就是避免经济增添失速,这是主要矛盾;

  1月4日,央行时隔三年后,决议下调存款准备金1个百分点,其中,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辨别下调0.5个百分点。


?